【White Collar】信任危机

配对:Peter/Neal

分级:G

简介:关于吵架后如何和好。Mozzie表示,且看我如何神助攻猫咪探员拿下不小心把自己玩脱的Neal。

 



“Peter!”Neal难得提高了嗓门说话,天知道他是真的很生气了,“你知道的,我永远不会骗你的。”

 

“哦?是这样吗?”探员的脸上摆出了Neal最不想也最不愿看到的表情,“那我让你在车里等着我的时候,你做的那些保证全都是在哄我开心吗?”

 

天已经擦黑,联调局大楼里空荡荡的,显得Peter的声音更加响亮,而与此同时,话里面的失望也成倍放大。Neal觉得心痛。Peter一路飞车带他回来的时候,脸色铁青,任他怎么调节气氛,开车的那个人仍然不发一语,嘴唇抿成一条向下的线,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油门猛踩到底,似乎要把所有情绪都爆发给车子。这让副驾驶的Neal坐立难安,他很少会遇到这种让他一时想不到对策的局面——此时此刻显然可以排上他精彩人生中的尴尬排行榜前三名。

 

下午的时候,Peter和Neal去监视一个疑似倒卖名画的团伙头目Jack。这不是什么难事儿,两个人坐在车里,吃吃三明治(好吧,Peter承认是他单方面吃,Neal旁观,时不时调笑地说上两句俏皮话逗他开心),聊聊过去,气氛总是那么恰到好处——他们有时甚至会放些音乐来听,然后再拨出三分之一的心思去关注那个家伙的一举一动。对于一个比较普通的案子而言,他们总是能监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仿佛那些罪犯们从来不把“猫鼠组合”的破案率当回事儿似的,他们毫无保留地和周围人说着自己的邪恶计划,声音大到让这头戴着耳机的探员们耳膜疼。

 

今天也是一个普通的一天。

 

Peter让Neal乖乖呆在车子里等他,他要去Jack的公寓和门卫聊一聊,打听一些消息。十分钟后,当一无所获的探员先生回到车子里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不知道这小坏蛋又跑到哪里去,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连十分钟都坐不住,气急之下的Peter掏出手机拨通了Jones的电话,让他立刻追查Neal的定位。

 

“就在离这儿五分钟距离的街角咖啡店?”Peter宁愿相信他是把脚环取下后丢在那里,“谢了,Jones。”

 

“随时为您服务,头儿。”Jones本来准备直接挂电话的,但是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决定多说一句,“依我看,您是不是把Caffery看得太紧了一些?”

 

“我必须随时掌握他的动态,不然……”意识到一些不该说出口的话差点脱口而出,Peter连忙改口,“他是我的线人,我必须保证他的安全。”

 

听到Jones挂了电话,Peter往座椅下滑了一点儿,给自己一秒钟的时间放空。

 

不然我会睡不着,并且焦虑症发作。

 

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Peter重新走下车,往Neal,准确来说,是Neal的脚环所在地快步走去。

 

还没走到拐弯处,一阵阵咖啡的香味就已经布满在空气中,顺着香味一起飘来的还有熟悉的声音,夹杂着爽朗的笑声。Neal。他在和谁说话?Peter在意识到自己十分想了解关于Neal的一切之前,已经不由自主地移动双脚开始靠近。然而他刚探出半个身子,在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时,就迅速退了回去。

 

该死的,上帝啊!这个小混蛋到底想干吗?

 

Peter本以为自己在发现他不在车里的时候已经够气的了,事实证明,他的怒气值还可以继续上升,拜Neal所赐。

 

等了一会儿,他又悄悄伸出头看了一眼,发现Neal和Jack握了握手,脸上带着谈成了一笔大生意的微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那笑容只要是出现在Neal脸上,哪怕是虚假的,也足以惊艳到Peter,即使他已经看了那么多年,依旧无法免疫。而那个Jack,他脸上的笑容未免也过于夸张了吧,Peter暗自腹诽,简直像要把Neal生吞进肚子般。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肯定没安好心。

 

果然,下一秒,仿佛就是为了验证Peter的想法,Jack手上用劲,把Neal往自己身上一拉。他看见Neal面容惊愕,一时间僵在Jack怀里,任他一手抚着脖子,一手揽着腰。

 

这真是够了。Peter烦躁地低吼了一声,无名火在身上游窜。

 

被紧紧抱着的那个人显然是注意到了这边有一个情绪亟待纾解的警官先生在盯着他,隔那么远都能看到他那两片薄唇紧紧抿住,眉头锁在一起,一脸你再不过来我现在就把那个在你身上疯狂揩油的小滑头给就地逮捕送到局子里的生气模样。

 

于是Neal拉开两人的距离,道别之后迅速往Peter这里走过来——上帝知道,他甚至一路小跑,这对于大夏天还要穿西装打领带蹬皮鞋的绅士来说可是十分不容易的。

 

然而这次,Peter没有给Neal哄他的机会,他们从上车开始就一路僵到局里。

 

“别对那些画打主意,Neal。”

 

在Neal摔门离开的时候,他听到Peter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没有!”

 

他背对着他又一次提高了嗓门说道。这让他感觉自己像个青春期男孩似的,和父亲一言不合就要吵架,然后一个礼拜互相冷漠,再莫名其妙和好。

 

对他而言,Peter确实像一个父亲,或者师长,总之,一个能够站在道德制高点看管他的人。但是,仅此而已吗?扪心自问,难道他对他就没有一点别的想法?早上醒来时黏腻的内裤可比他自己诚实得多,害他只好一边痛骂春梦的男主角,一边默默洗内裤。与Peter在一起时,他的眼睛也像个磁铁一样,被探员先生身上什么看不见的磁铁所吸引,他走到哪儿,他的目光就追随到哪儿。甚至上次Peter生病没来上班的那两天,Neal也觉得自己仿佛感冒了,整天病恹恹的没有精神,连和漂亮的女士调情的劲儿都提不起来——后来Diana跟他说,他那两天念叨Peter名字的次数可能比他偷过的东西还要多。

 

Neal脱下西装搭在肩上,颓然地站在联调局楼下,怔怔地看着整栋大楼里唯一有亮光的那个房间,那个孤独的背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一阵酸楚侵袭,Neal吸了吸鼻子,快步朝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Mozzie在阳台打电话的声音传了过来,Neal挥了挥手算是打过招呼。换上家居服后,他一屁股坐下,看着桌子上摆了各式各样的酒,暗嘲潇洒如他也有借酒消愁的一天,没多想就开始一杯一杯灌起来。

 

“Neal?Neal!上帝啊,那是我……”

 

“嗯……?什么?”

 

Neal觉得Mozzie的声音像是从外太空飘来,后面的话也听不太清楚,只能看到好友的嘴巴在一开一合说些什么,表情看起来很着急。

 

“Moz,你听我说……额……我今天,我,我和Peter吵架了。”

 

突然间,一切好像都变得不重要了。他的心情像坐在热气球上面,轻飘飘地飞向远处。他听到自己喝完酒之后懒洋洋的声音,磕磕巴巴,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利索,却仍然控制不住想要找人倾诉的欲望。

 

“我根本……嗝……根本不想拿什么画好吗?我只是想帮他……我想让他为我骄傲……只是这样而已……可他却不相信我,他从来不信我……”

 

絮絮叨叨了好一会儿,Mozzie才听明白怎回事儿。他好笑地看着委屈巴巴正奋力声讨探员先生的Neal,摇了摇头说,“好了好了Neal,大家都知道你爱他,而他也很爱你,我帮你给猫咪探长打电话,你们的问题很快就会解决的。”

 

“谢谢你Mozzie,你真是一个称职的好朋友,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拆穿你的扑克牌把戏时,我就知道我们俩以后会成为很好的战略伙伴……我一直没告诉你的是,你的光头很可爱,女人们都觉得你无害又迷人,而且……”

 

Neal感到奇怪。他从来不这样子说话的,可是那些真情流露就这样从自己嘴巴里偷跑出来,在空气中四处跳跃,好像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嘴巴的主人已经克制不住在胡言乱语了。

 

Mozzie忙着满世界找他那其实就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没注意到旁边讲话的声音已经消失,直到一阵冷风从门外吹进来,他才发现喝高的Neal不知啥时候跑了出去。

 

喝高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喝的酒里有他妈的该死的吐真剂。

 

长叹了一口气,平生最讨厌警官的小个子男人认命地往警官家飞奔过去。

 

是的,没错,他Mozzie就是知道Neal要去那个让他又恨又爱的探员先生家。 




TBC


还有一半没写完……啊……

明天再码!

评论(15)
热度(36)

© 色令智昏 。 | Powered by LOFTER